足迹
顶级掠食者
登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八十七章(第1页)

沈岱在快下班的时候接到了沈秦的电话,是用姥姥的手机打来的,说姥姥今天不太好,现在正在医院,沈岱急忙赶了过去。

沈秦自知理亏,见到沈岱,有些畏畏缩缩。

这是一年多来俩人第一次照面,但沈岱没空指责他,先去见了医生。

医生说,手术之后的化疗在一开始是有效的,但现在又出现了新的病灶,老人毕竟七十多了,身体只会每况愈下,以后也不建议手术了,而是先住院一段时间,保守治疗,以尽量减少痛苦为主。

有些话医生虽然没直说,但谁都听得懂是什么意思。沈岱心里很难受,但也很平静,自从姥姥确诊胃癌的那一天起,这些年的治疗同时也在给沈岱做心理铺垫,如果没有瞿末予的帮助,或许姥姥都挺不过手术,他早已经做好准备在任何时候接受任何结局了。

跟医生沟通完治疗方案,沈岱和沈秦按着资料走了出来。

沈秦默默地抹着眼泪:“阿岱,怎么办呀。”

“配合医生。”沈岱在心里快速计算着要花多少钱,每个月的开支比例怎么调整,现在就得用上应急储备金了,不知道住院要住多久,如果后续开销增大,就只能把房子卖了。

“我真的很害怕,你姥姥最近精气神儿越来越不好了。”

“姥姥病了很多年了,早晚会有这一天。”沈岱冷冷地看了沈秦一眼,就别开了脸。有时候他看到别人父慈子孝,羡慕的同时也会感到不可思议,为什么别人的父亲可以为子女撑起一片天,而他的父亲自私又软弱、贪婪又愚蠢。如果没有沈秦,姥姥和姥爷说不定不会生病,至少不会那么早,他的人生也本不该如此,不必为了钱同意一场协议婚姻,也就不必陷入挣不脱的泥沼。

沈岱走到病房门口,瞥见姥姥躺在床上虚弱的样子,在门外足足站了十几秒,不敢进去。他以为自己做足了心理准备,可是眼看着最亲的亲人在一步步走向别离,这一刻还是悲从中来。

沈秦低声说:“这个病房住六个人,环境太差了,我们换个单人病房吧。”

“等检查结果出来,看要住多久吧。”单人病房三百多一天,一个月就要上万,如果真的要长期住院,只能卖掉房子,可是卖了房子,姥姥如果出院了住哪儿了。

沈秦小心翼翼地瞥了沈岱一眼:“你都给瞿家生了alpha了,这点钱……”

沈岱恶狠狠地瞪向沈秦:“你怎么知道的。”

沈秦的目光有些闪烁:“不是姥姥告诉我的,我自己也能猜到,你消失了一年多,这时间正适合生孩子……”他顿了顿,“我请了保姆后,家里按了监控,看到你和孩子了。”

沈岱也知道瞒不了沈秦多久,但他仍像一只炸毛的猫,全身心防备着沈秦可能会来祸害他的孩子。

“阿岱,你有了孩子,也能理解爸爸当年的难处了吧。”

沈岱冷漠地看着沈秦:“我确实做了和你当年一样的选择,但我们的目的不一样,我永远不会带着我的孩子去上门要钱,被人赶出来就说我不该生下他。”

沈秦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,他一时恼羞成怒:“你真的以为自己比我好?你生下这个孩子就什么也不图?真是那样,那你比我还蠢”

沈岱气得眼睛发红。

护士端着药进来,呵斥道:“吵什么吵,这里是医院!”

沈岱不再看沈秦,进了病房,走到姥姥的床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