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迹
顶级掠食者
登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五十七章(第1页)

瞿末予穿梭在宾客间,忙碌地履行着主人的招待义务。他右手拿着酒杯,左手臂弯里挎着自己的未婚妻,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,他原本应该表现得温柔体贴,增进一点了解,为日后的和谐婚姻生活奠定良好的基础,但他全程心不在焉,只要一有空档,就赶紧看看手机,他在等他的人查到母亲和沈岱的行踪。

今天是他订婚的日子,从谈妥这场联姻到发布请帖再到筹备好订婚宴,是在极为仓促的一个星期内完成的,这一整天,他都忙到无法脱身,万万没想到他的母亲会在这时候给他惹出麻烦,他只能先低调处理,明天抽出空了再说。

“予哥,你是不是有事要处理?我帮你挡一会儿吧。”身边人冲他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。

未婚妻名叫周晓初,爷爷是银行家,家世显赫。他是顶级oga,相貌不凡,出身优越,在名校学艺术,性格温和低调,和很多权贵家庭出身的oga一样,他从小就是被当做顶级alpha的正妻培养长大的,双商、修养、品味、谈吐都无可挑剔。

这是令瞿末予满意的妻子人选。他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,自己以后会和什么样的oga结婚,能进入筛选框架之内的,根本不需要“喜欢”这个条件,稍微与之呼应的最多是“不讨厌”,不讨厌就够了,什么都可以明码标价,唯有喜欢是估值虚高的把戏。

眼前再次浮现沈岱的脸,瞿末予心中止不住地焦躁,自从知道沈岱被带走了,他的情绪一直难以平复,他再次看了一眼手机,然后冲周晓初礼貌地笑了一下:“确实有点事,这里就拜托你了,我去打个电话。”

瞿末予走到露台,给老吴打了个电话。

“喂,瞿总。”老吴一张嘴就叹气,“不好意思,还没找到,夫人肯定是料到我们会派人去找,用的她娘家的车和人,您又不让我们惊动老爷。”

“继续找,这种事没必要让我爸知道。”瞿末予阴着脸说。

“是。”

挂了电话,瞿末予气得狠狠踹了一脚花坛,他几次深呼吸,才控制住体内汹涌的信息素。

他爸已经警告他尽快处理好沈岱的事,如果这件事被知道了,他不担心挨骂,他是受不了自己竟然管不住自己的oga,太丢人。整件事他不需要查,也能猜到是兰姨给他妈通风报信的,从小把他带大的保姆和他的亲生母亲居然联合起来对付他,还有沈岱,一而再地违抗他,让他怒火中烧。

为什么沈岱不能像别的oga那样,他一时竟然分不清,沈岱是要的太少,还是太多。

瞿末予调整好表情,再次回到华光璀璨的宴会厅,他惊讶地发现,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,就站在父亲身边,她妆发华贵,姿态从容,好像除了迟到一会儿,不见任何异常。

瞿末予大步走了过去,当着瞿慎的面儿,他没法直接发问,只是皱眉看着瞿夫人。

瞿夫人神色如常:“你的未婚妻呢?带来我见见。”

周晓初也正好走了过来,落落大方地向未来的公公婆婆问好,瞿夫人带着和善的笑容与他聊了起来,瞿慎则低声跟儿子说着公事,瞿末予一时找不到机会单独质问母亲。

眼看宾客都到齐了,在瞿慎和周家长辈的共同主持下,一起举办了一个简单的订婚仪式,今天晚上最大的意义,是明天铺天盖地的新闻稿和一定会拉升的股价。明明是一门生意,明明在场的大部分人都只看重价值,可每个人说出来的话都要用爱情矫饰,祝福他们“有情人终成眷属”。

瞿末予的脸上挂着假笑,在这幅完美闪耀的躯壳之下,他一刻不停地在压抑和调整着自己的状态。今天晚上到底怎么了,他心慌不止,情绪起伏极大,眼前不停浮现沈岱的脸,各种各样的表情都让他产生不好的预感。他见过的风浪,单拎出哪一桩都比沈岱给他惹的麻烦大,这甚至称不上危机,他怎么会如此焦虑?这没有道理。

他脸上开始冒出细汗,坐立难安,连瞿慎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儿,低声道:“你少喝点。”

这不是酒的问题,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怎么了,信息素的波动越来越大,他必须分出注意力去控制自己,以防不合时宜地释放出信息素,他产生了一种非常陌生的感知,无法分辨、难以定义,让他焦虑、恐惧、心慌、难受,他确定这种感知和沈岱有关。

他的身体晃了一下,如果不是及时抓住了椅背的扶手,他恐怕会当场出丑。

“末予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哈哈喝多了?太高兴了吧。”

“哎哟,脸都白了,少喝点吧,是不是不太舒服。”

瞿末予放下酒杯,干笑了一下:“不好意思,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

周晓初温柔地问道:“要不要我陪你?”

“不用了。”瞿末予头也不回地往盥洗室走去。

当看到镜中那张苍白的脸时,他足足愣了十数秒。顶级alpha的体能是远超常人的,鲜少会生病,如果没有发生什么事,身体却明显感到不适,那多半和信息素波动有关,而他的信息素不会无缘无故有这么大的起伏,这种情况在标记沈岱以前从未发生过,此后却频繁地受到沈岱的影响,所以他现在是怎么了,或者说,沈岱怎么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