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迹
顶级掠食者
登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十五章(第1页)

瞿末予一次性吃了六碗面,着实是把沈岱吓到了,他知道alpha在易感期前夕会食欲暴涨,但他从小到大身边没有亲近的alpha,没有见识过这一面。

吃完饭,俩人牵着手在第一小学附近绕弯,瞿末予指着每一道街口告诉沈岱这条路通向哪里,对附近的很多小区和建筑也能说出个一二三,看似在给沈岱讲解,其实每一处都是回忆。

沈岱饶有兴致地听着,不时地问他一些小时候的事,慢慢地,他从不曾见过的少年时的瞿末予,在心中勾勒出了一个线稿。

他觉得他和瞿末予的距离——心的距离,又拉近了许多。

趁着瞿末予心情正好,沈岱适时地劝他不要用药物缩短易感期。抑制剂经过上百年的迭代,除了需要注射的强效版,普通版的副作用已经很小了,也比较容易代谢掉,但是在发情期或易感期已经开始后强行缩短甚至阻断的药物,一直都是猛药,他真的不希望瞿末予用损害身体的方式换几天时间。.ν.

瞿末予沉声道:“接下来这段时间我有很多重要的会议,要出差,还有一些人要见,事情非常多,我也不想吃阻断药,只能看行程了。”

“你能预判易感期是哪天吗?把行程排开呢。”

“误差在三、四天左右,也就是下周了,不知道准确时间,就无法排行程。”

沈岱很是无奈,他暗暗握紧了瞿末予的手,他想,瞿末予在这么忙的时候跑来吃这碗面,还和他一起散步,一定是压力太大了,需要短暂的放空和消解,他也很想像瞿末予帮助他那样,去帮助这个他喜欢的人,可他却只能说一句无力的“一切都会解决的”。

“嗯,等这些事情摆平了,我会好好休个假的。”瞿末予问道,“你还想去南非吗?”

“暂时不去了,老师要回国了。”沈岱笑了笑,“他也待不住了,说那里的东西难吃。”

“也好,等刘教授回来了,我请他吃个饭。”

沈岱掩不住喜悦:“好啊。”老师对他来说亦师亦父,瞿末予要请老师吃饭,自然是因为他,这种感觉,就好像是特意要去见他的家长,怎能不令他欣喜。

瞿末予看了看表,又隔着围栏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小学操场,顿了片刻,才道:“我们回去吧,晚上我还有个视频会议。”

沈岱这两天上班,总有些心不在焉,主要是为瞿末予担心,人们常说“不好的预感”,他是个唯物主义无神论者,此时却找不到更好的词组来形容心中的忐忑难安。

下午的时候,沈岱突然接到了沈秦的电话,说姥姥不舒服,头晕、恶心,语气很焦急,让他赶紧回来一趟,他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,打车回家了。

姥姥见到他很是意外:“你怎么回来了?今天不是要上班吗。”

“你不是不舒服吗?”沈岱上去就摸她的额头,“怎么回事儿,感冒了吗?”

“哎哟,没多大事儿,就是有点头疼,可能看电视看多了,你上着班呢特意跑回来干嘛。”姥姥嘴上虽是这样说,但脸上掩不住笑意,“这样会不会扣你工资呀。”

沈岱松了口气:“没事儿,我老师不在,我算是实验室的负责人,没人扣我工资。”

“我的宝贝真棒,这么优秀。”姥姥拉着沈岱的手,“你既然回来了,吃完晚饭再走吧,这段时间,你这忙的都很少回家了。”

沈岱有些内疚,确实如姥姥所说,他现在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一是因为瞿末予,二是因为沈秦,再加上姥姥的身体已经稳定了,他时常是周末也不在家过夜。他安抚道:“最近是太忙了,我今天好好陪你。”

沈秦背着包走了出来:“你们聊着,我去买菜。”

俩人聊着天,同时商量晚上做点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