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迹
顶级掠食者
登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十五章(第1页)

沈岱回家陪姥姥吃了顿午饭,下午便带着她去看新买的房子。

他把简单的装修包给了一家公司,预计半个月就能完成,俩人去的时候工人正在施工。他拉着姥姥把那三室的公寓走了好几遍,

俩人商量着这里放什么,那里怎么布置,他还买了很多东西,就等着装修好了送过来,等姥姥做完手术出院了,就能回到一个温馨的家。

姥姥十分高兴,脸上都有了红润的气色。没有什么比规划未来更能给人以激励了,沈岱希望姥姥能有勇气面对手术,因为有更好的生活在等着他们。

自那次看展之后,周岚看出了沈岱的刻意疏离,也不敢太殷勤,但只要找到机会给沈岱带饭,都会第一个抢着去。本来师弟师妹们给师兄师姐带饭就很平常,而且也不是只带一个人的,沈岱没有理由反对。

他一直希望有一个契机能够向周岚明确自己的拒绝,但周岚并不挑明,只是默默地接近他、试图对他好,他无从说出口,而且在一个实验室里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躲都不好躲。

程子玫几次劝他,让他尝试着和周岚相处一下,他不得不装出要翻脸的样子,才阻止了程子玫想撮合他们的那股劲儿。

沈岱最近的注意力也不在这上面,他事情太多了,装修,SCI,还要学习怎么照顾术后的病人,胃癌患者在饮食上有一大堆顾忌,他平时要上班,介时只能请一个钟点工帮忙,但什么能吃、什么不能吃,他得先掌握好。

姥姥的手术期临近,他也跟着紧张起来,正在这无限焦虑的时段,他又接到了一个最不想接到的电话。

那是很平常的一天,他在下班回家的路上,手机打进来一个陌生号码,电话接通后,那边有三秒的沉默,然后小心翼翼地“喂”了一声。

沈岱立刻定住了脚步,心脏微微发颤,只不过这样一个音节,也让他感到了熟悉。

“阿岱?我……我是爸爸。”电话里的声音很温柔、很好听,这样一把嗓音,会让人忍不住对对方产生美好的遐想,极具欺骗性。

这声音只让沈岱如坠冰窟,背脊发寒,他攥着手机,脸色阴沉得吓人。

“阿岱,我……”

沈岱挂断了电话,但对方很快又打了进来,他想把这个号码拉黑,可转念一想,换号码骚扰他的成本太低了,这样躲避也不是办法,于是再次接了电话。

“阿岱,我就跟你说几句话,你不要这样对爸爸嘛。”那声音委屈中带点哽咽,听来真是可怜极了。

沈岱冷漠地说:“你想干什么。”

“我很想你姥姥,听说她要做手术了,我也很想你,我真的……”

“你不要再回来了。”沈岱的声音空洞而没有波澜,“我们现在过得很好,如果你还有点良心,别再回来破坏我们来之不易的平静。”

“阿岱。”那头啜泣起来,“对不起,我犯了那么多错,我也觉得没脸见你们,可是我真的好想你们。”

“不要再回来。”沈岱不为所动,坚定地说,“如果你对我们真的还有感情,那就不要再回来。”

沈岱再次挂掉了电话,他站在人来人往的地铁口,置于世界的纷乱和吵杂之中,体会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无助。

虽然人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,但现在他长大了,可以选择远离。

只是他心中隐隐有不详的预感,自私之人之所以自私,就是因为他们只考虑自己的感受,恐怕他早晚还是要面对那个在他心里已经死了的父亲。

每当感到彷徨和无措时,沈岱总会想到瞿末予。他知道他对瞿末予产生的这种依赖十分危险,因为瞿末予不是他的alpha,可喜欢与依赖是相辅相成的天性,他最大程度地违抗本能,也只做到不把它们表现出来,哪怕心里已经泛滥成灾。

沈岱解锁手机,点开瞿末予的微信,发颤的手指抵住对话框,看着软键盘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他其实只是想要一个回应,什么都好。

可是该说什么呢。

哪怕那天他们什么都没做,相拥着睡了甜美的一觉,早晨在彼此依偎中醒来,看似好像拉进了一点心的距离,可是穿上衣服,走出那个房间,他们又好像变成了陌生人。

沈岱犹豫再三,将工作群里发的一个学术报道转发给了瞿末予,并说道:你那天问我的问题,这篇报道也有相关解释,并且提供了一些国内和国际产能的数据对比。

过了一会儿,瞿末予给他回了一个“好”字。

沈岱盯着那个字看了半天,鼓起勇气又问道:你下班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