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迹
顶级掠食者
登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十四章(第1页)

看完展后,他们一帮人聚餐到晚上十一点多,聊得很开心。

只有周岚担心自己惹沈岱不高兴了,一晚上都有些局促。

alpha和oga之间谈及彼此的信息素,除非是熟人开玩笑,否则多少有点暧昧和撩拨的意思,如果今天沈岱和周岚的地位互换,是一个alpha上级对oga下属说这么一句话,甚至有性骚扰的嫌疑,周岚是一时心动也好,想要突破一下关系也罢,总之是有些冒进了。更尴尬的是,他当时情不自禁地释放了一点信息素,他察觉到的时候马上就控制了,却不知道沈岱有没有察觉。

反正沈岱借口去了趟洗手间,回来就有明显的回避,这让周岚很是沮丧。

散伙之后,沈岱看时间太晚了,回姥姥那里太远,便打算先回瞿家。

周岚犹豫再三,凑到沈岱旁边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沈师兄,我送你回家好吗。”

“不用了,我已经叫上车了。”沈岱见他不安的样子,又有些不忍心,“谢谢你。”

“那你路上小心点。”

“好,你也是。”

沈岱上了车,才感觉轻松了一些。他有些后悔今天的行程,虽然团队之间是需要集体活动,展也挺好看的,但对他来说还不如在家看材料轻松。

他在路上收到周岚发来的微信,问他是不是生气了,他想了片刻,回道:没有,别多想。

别多想。希望周岚能够领会他的意思,不要再多想。

回到瞿家的时候,客厅灯竟然还亮着,进门一看,原来是瞿末予刚回来,大约是饿了,兰姨煮了一碗面,守在一旁看他吃。

沈岱没料到会撞见瞿末予,目光下意识地去看他的领口,今天自然是换了一条领带,但他心里那片阴霾一时难以抹去。

瞿末予见到沈岱也很意外:“你今天没去看你姥姥吗?”

“我去看了个展览,然后跟同事吃饭,太晚了就没回去。”

“过来坐。”瞿末予随口问道:“什么展?”

沈岱走了过来:“是航天部联合地质大学举办的一个天文地质展。”

兰姨笑着问沈岱:“阿岱,你饿不饿?我也给你煮一碗面吧,熬了一天的牛骨汤,可香了。”

“兰姨,不用了,我吃的特别饱。”

沈岱刚坐下,瞿末予就皱了皱鼻子,他撂下筷子,不经意地往沈岱的方向倾身:“好看吗。”

“肯定不会像商业展那么有意思,不感兴趣的人看,就是一堆土和石头。”

瞿末予在沈岱身上嗅到了别的alpha的信息素,他不动声色地问道:“是吗,你跟谁去的?”

“同事啊。”

一个从公共场合回来的oga身上能闻到单一alpha的信息素,是一件足够引起人联想的事。在大家都贴着信息素贴纸的情况下,只要不是有非常亲近的接触,或刻意释放信息素,是很难在对方身上残留太久的。

身为顶级alpha,瞿末予对信息素的感知能力非常强,通常一天下来,每个人身上多多少少会有一点杂乱的信息素味道,诸如挤地铁、坐电梯等原因,那更多的是一种环境的气味。然而,单一的、突出的、明显的alpha信息素,代表着沈岱今天和某一个alpha有时间足够长、距离足够近的接触,甚至那个alpha可能对沈岱释放了带有目的性的信息素。

而沈岱不仅仅是自身的信息素气味浅淡,他的感知能力也不强,周岚对他释放的那点信息素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。

瞿末予心中不悦,在社交中因为各种原因不小心沾上一点别人的信息素,是很常见的事,不值得小题大做,但他讨厌沈岱身上有别的alpha的味道,所以直截了当地命令道:“去洗澡。”

“去洗澡”这三个字对于沈岱来说,就是做a的提示词,他想明天一大早就回家,要是瞿末予又折腾他一晚上,他早上怎么爬得起来。

况且,他看着瞿末予,脑中就会忍不住浮现尤柏悦精致漂亮的脸蛋,以及那些凡人难以企及的优越生活,他不愿把心中的淤堵简单称之为“自卑”,可还是无法自控地去想,瞿末予是吃不着“喜欢”的高档料理,随便将就两口,如同桌上这碗面,这么晚了不可能大张旗鼓去吃大餐,就近弄点简单方便的,垫垫肚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