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迹
顶级掠食者
登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十章(第1页)

瞿承尘失笑道:“你还真是挺有意思。”

“瞿总别跟我一般见识了,去找那个跟你同量级的对手。”

“激我?”瞿承尘表情玩味,“你在我大哥面前挺温顺的,原来是有爪子的。”

“他是我老板。”

“别装了,你以为没人看得出来你喜欢他吗。”

沈岱将手揣进了实验服的兜里,冷冷地看着瞿承尘:“你怎么知道的,我演讲的时候说了?”

“你自以为藏得好罢了。”瞿承尘双闭环胸,脸上带一抹坏笑,“三年前的那次实验室事故,有一个oga突然发情,就是你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他把事情压下去了,但我还是查到了。结果三年后,你又在他面前发情,也未免太‘巧合"了。”瞿承尘挑起眉,“这次你得偿所愿了吗。”

沈岱的手在兜里握成了拳,如果可以不考虑任何后果和胜算的问题,他真想现在就揍瞿承尘:“你是在暗示我是故意的?”

“我觉得一个能进研究所的人,应该足够聪明,不会做不计后果的蠢事,可这一前一后的两次……”瞿承尘嘲弄地说,“‘缘分"?”

沈岱在心里大骂瞿承尘无耻,如果不是因为他在演讲时的刻意刁难,自己又怎么会出现不良反应,他沉声道:“瞿总还有其他问题吗,不如问些专业相关的,我还好回答。”

瞿承尘笑道:“当时,他为了安抚你,给了你一个临时标记吧?你是不是很想要一个真正的、永久的标记?”

沈岱眯起眼睛,强忍着怒意。

“没什么好不承认的,哪个oga不想得到一个S级alpha的标记呢,可惜他不会给你的。”

沈岱有些想笑,但又笑不出来。没错,每一个oga都想得到心爱之人的标记,未必关乎继承人和财产这些现实条件,因为这世上也有很多很多oga,最想要伴随着标记得到的仅仅是爱与忠诚的承诺。只是,没有一个顶级alpha会相信的,在他们的世界观里,标记与感情毫无关系,而是一个盖在独家繁衍权和财产分隔合同上的公章,让他们甘愿签订合同的那个oga,一定提供了诱惑力极大的条款。

这些他比谁都清楚,那次忍不住央求瞿末予标记他,也是情欲作祟、脑子糊涂了,瞿承尘的这段话,无疑是废话。

沈岱的口气已经极差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,想干什么。”

“我可以帮你。”瞿承尘别有深意地凝视着沈岱,“帮你得到瞿末予的标记。”

沈岱自诩修养不错,忍住了就要冲口而出的脏话,讽刺道:“我说了,去找跟你同量级的对手,何必自降身段来消遣我。”

“我们还没到正面交锋的时候,兵不厌诈嘛,谁叫他比我早生了八个月。”瞿承尘撇了撇嘴,“区区八个月而已,他出生时还是祖上有光,到了我出生,就是‘福兮祸所伏"了。”

“你们家的事,实在与我无关,你跟我说这些,就不怕我告诉瞿末予?”

“你会吗?”瞿承尘依然挂着冰冷的笑,“你问问自己,难道我说的话你不心动?就算你没那个胆子,你也同样没胆子把今天的对话告诉瞿末予,他生性多疑,会怎么想你?”

沈岱狠狠瞪了瞿承尘一眼,一刻都不想多留,转身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