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迹
顶级掠食者
登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十二章(第1页)

沈岱一上午都心神不宁,因为恒叔早上的那番话。

很多事情其实不需点破,他都清楚,但是人会自己骗自己,会讨价还价,会逃避,会侥幸,会让理性和感性无休止地天人交战。

他必须更克制,至少他不该成为瞿末予的“麻烦”。

一个师妹走了过来,打断了沈岱的沉郁:“沈师兄,老师叫你去办公室。”

“好,谢谢。”

刘息教授是国际稀土研究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专家之一,也是沈岱的恩师,在他的带领下沈岱得以选入人才计划,进入星舟这个国内顶级稀土研究所。他最让沈岱敬佩的,不仅仅是在学术界的贡献,还因为他是一个在一众alpha中杀出重围的beta。

“老师。”沈岱进了办公室,随手拿起刘息的茶杯,“跟您说过多少次别泡这么浓的茶,对身体不好,还成天拿它浇花,养一盆死一盆。”

“淡的不够味儿。”刘息从一堆文件中翻出一份稿子,“投资人会的材料写得不错。”

沈岱笑道:“谢谢老师。”

“正好是你写的,这回你代我演讲吧。”

“啊?”

刘息嫌弃地说:“这帮人,会议时间改了第三次了,我的机票也一改再改,南非那个矿到现在都没去成,我可等不了了,我明天就走,我跟他们说了,你代我去开会吧。”

沈岱有些傻眼:“那不就是下月初吗?”

“是啊,你天天做课题,还需要准备什么?你以前也参会过,就讲讲咱们的成果和之后的计划就行了,其实很多他们也听不懂。”

所谓的投资人会,就是一年一度向集团高层、大股东和股民代表的工作汇报,他们组每年拿几个亿的资金,总得让出钱的知道他们干了什么,这可是个很重要的会议。

这意味着身为执行总裁的瞿末予肯定会出席。

沈岱无奈道:“老师,您心也太大了,这是投资人会啊,万一他们问我一些刁钻的问题,您不怕我扛不住吗。他们可能不懂稀土,但他们懂财报啊。”

“我们今年有成果啊,有成果就有底气,怕什么。”刘息拍了一下桌子,眼神坚定,“要有气势,知道吗,他们跟你提钱,你就提未来回报,见招拆招吧,不出大问题就行,上面给我话了,今年不会砍预算,这我才敢走嘛。”

“……好吧,那您什么时候回来。”沈岱直觉这一关没那么容易,在投入阶段,投资人往往会故意抛出一些难题,算是一种心理补偿吧,钱扔水里还听个响呢,科研工作十年八年不见成果的比比皆是。

“不知道,这个矿还没探明储量,但钕和镝的含量都不低,我可能要呆一段时间,你师兄师姐又在甘肃蹲着,这边就暂时交给你和子玫了。”

“好,老师放心。”

为了准备演讲,沈岱这几天连续加班到很晚,这比他论文答辩还紧张,答辩搞砸了只是自己的事儿,但投资人会搞砸了会拖累整个项目组,虽然老师让他放宽心,他却一点都不敢怠慢。

有一天晚上,沈岱和瞿末予是同一时间回到家的——自那天之后,俩人没再打过照面。

沈岱点头致意:“瞿总好。”他想瞿末予不会提起那微不足道的一道菜,他也不会,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,无论他醉酒说过的话,还是酒醒后的自作多情。